和平新闻网:鲁美四老 风起辽海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2日 09:35  消息来源:

承载历史,传承文化,延续城市文脉,邀约艺术家讲述艺术人生,沈报集团探索融媒实践,沈阳日报、帅正新闻推出年度特别策划——文脉溯源·艺缘雅集,倾听艺术家与艺术结缘历程,汇集艺术家创作与人生感悟,历练文化古都艺术涵养,回放过往、启迪来者,守望城市文明风向标,助力幸福沈阳·共同缔造。


鲁美四老


即指鲁迅美术学院晏少翔(1914―2014)、季观之(1915―1997)、钟质夫(1914―1994)和郭西河(1917―1995)四位教授。


5月25日,位于沈阳市和平区北市场的荣宝斋沈阳分店推出“鲁美四老”国画精品展。展览免费开放,再次将“鲁美四老”的力作集中展现。此次展出的“四老”作品近70幅,其中多件作品是第一次公开展出。距“四老”上次集中办展,已时隔28年。


5月30日上午,晏老儿子晏国辉先生在位于鲁迅美术学院家属院中的石鱼居(晏老书斋)接受了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采访。晏老在此居所生活15年。


话题从晏老当年的毕业作品说起。晏国辉回忆说,晏老当年毕业创作那张《桐荫仕女》的图片,是他从鲁美图书馆北洋画报影印版本中发现,拍下照片拿回给晏老看的。晏老当时回忆,胡适先生到辅仁大学看毕业展,相中一幅画,表示想买。通过溥雪斋联系,见到了作者晏少翔,晏少翔当年把画送给了胡适。胡适发表了画作。胡适先生还送给晏少翔一本签名的《四十自述》。


5月28日上午,记者来到“鲁美四老”国画精品展前言作者、文化学者初国卿先生家中采访。对此事的来龙去脉,初国卿先生说,他曾专门写过一篇文章《1934胡适遇上晏少翔》。


四老其源


晏国辉先生一直在晏少翔老先生身边生活,他与季观之、钟质夫、郭西河三老均相熟。


据他回忆,1989年10月,辽宁省博物馆举办季观之、钟质夫、晏少翔、郭西河四人作品联展。四人为辽博合作的巨幅《北国松泉图》受到美术界好评。“鲁美四老”的叫法,起源于这场画展。随后不久,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来沈阳拍摄的专题新闻纪录片使用了“画坛四老”的提法。从那之后,“鲁美四老”就叫开了。


初国卿介绍说,晏少翔、钟质夫、季观之和郭西河四位先生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从北京来到沈阳,成为鲁迅美术学院国画教学的中坚力量,将他们毕生精力贡献给了美术教育事业,也将他们艺术创作的成就与影响留在了辽海。


初国卿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和晏老相识,后来和晏老往来、沟通很多,郭老、钟老、季老也都见过。2005年、2006年的时候,他准备写《晏少翔传》,曾经在晏老家中待了20天——每天早晨到晏老家去,聊天,中午在那吃饭,中午晏老午睡,他去逛鲁园古玩市场,下午继续聊。


“四老”当年在北京,有的毕业于辅仁大学美术系,有的毕业于国立北平艺专,亲受黄宾虹、张大千、齐白石、袁励准、溥雪斋、陈缘督、汪慎生、于非闇、胡佩衡等名师真传。毕业后均为“湖社”重要成员。


四老其人


文化学者刘墨博士5月30日清晨接受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采访时讲:


“晏少翔先生去世时,享年100岁,可谓大寿。


他是辅仁大学毕业,与启功先生交好。我认识老先生时,不到30岁,刚刚进鲁美,我说了几句话,他转头看着我,说:你很深,比我们深。我连说不敢,他说:我这么大年纪,有必要巴结你吗?我更慌乱。


老先生看我身体不好,教我养生,就是多吃能吃好东西。他说,等你病了,省下的钱,就送医院了!他请我吃饭,什么菜都自己定,让桌上的菜告诉我养生的意义。


后来,他请我帮他整理他的画论,出版后,我还发现我的名字:刘墨整理。老先生从来不欠别人。老先生的礼数,仍然是老礼。但时代呢?


先生来到鲁美,一直到他去世,60多年,巧遇传统不值钱年代,连研究生都没带过,亦曾对我叹息。后来知道我离开鲁美,老先生特意找我去,只简单说:我懂,支持你。我是走不动了!


先生有一次打电话,让我看他的一件东西。我去了,是旧刻本《文心雕龙》,朱墨烂然,竟是纪晓岚手批。他问我知道吗,我说知道。老先生说,我今天问你的是,原本在我这里,你怎么知道呢?我答:范文澜《文心雕龙注》里有啊!先生接着问:那范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我说:乾隆三年有黄叔琳辑注本,纪晓岚评在乾隆三十六年,他的评应该在道光十三年就有刻本了!


老先生相信地看着我说:我说你比我们深,我没看错!


那天,老先生亲自动手,炸了羊肉串给我吃!


恍如昨日,恍如隔世。”刘墨说。


“晏老为人特别耿直、特别低调、特别的正。比如当时有位领导要拜他为师学画,老先生不愿收官员为学生,就将官员带来的礼物在送别的时候放在门口,说,你带走、你带走,然后将门一关。他从不愿意炒作、包装,从不愿意炫耀自己,为人清雅,浑身书卷气。”初国卿说。


晏老很有趣味。喜欢听歌,听蔡琴、听徐小凤。他认为蔡琴演唱如唐诗,徐小凤演唱像宋词。还曾将徐小凤演唱的歌曲刻成光盘,题上款、盖上印送给初国卿。


初国卿的书斋浅绛轩为晏老题写,晏老书房石鱼居为初国卿起名、启功书写。浅绛轩养的一盆竹子,是晏老1998年所送,近20年,也分送出去近20盆,都长得很好。晏老的情致和性灵,在竹子上也延续了。“当年我问晏老,什么时候给竹子换盆?晏老说,农历五月十三,竹生日。我后来一查,竹生日的说法,从宋代就有记载。像晏老这样有情致的、充满书卷气的一个人,他画出的画自然就不俗。”初国卿说。


与许多书画大家一样,晏少翔的一生淡泊名利。“以父亲在书画界的地位,社会活动自然不断,但他几乎推掉全部应酬。”晏国辉说,父亲晚年就安心在家,并坚持绘画、写字。面对社会的喧嚣,父亲曾讲过,你看养鱼就应该明白,大鱼通常都游在水底,小鱼才挤在水面甚至蹦跳。你是画家,就要让你的画说话。


晏少翔祖籍山东历城。曾任鲁迅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沈阳文史馆馆员,辽宁湖社画会会长,辽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钟质夫字鸿毅,满族。曾任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国画系主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美术家协会顾问,北京古物陈列所国画研究院研究员、辽宁省政协委员。


季观之字育椿,山东省烟台市人。曾任鲁迅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辽宁分会顾问。


郭熙和字伴云,画名西河。曾任鲁迅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辽宁分会顾问、辽宁中国画研究会副会长、河北省画院顾问。


晏国辉和初国卿都说,几位老先生无一例外,治学、治艺勤奋、严谨;为人正直、坦诚,淡泊名利;一心埋头作画、教学。其画品、人品均为同道、后学所赞誉。


四老其艺


鉴赏家杨仁恺先生1993年5月在郭西河画集序中写道:我所见到画家早年曾临摹过明人陈洪绶《武侯靖节出处图》,大师张大千为之题跋:“此老莲(陈氏号)居士画本也。学老莲画者,不难得其刚劲,难得其柔美。伴云(画家原来名号)仁弟临此,极幽秀之致,是真善学老莲也。”诚乃推重备至。


初国卿先生说,在创作风格上,四老都有深厚的传统功底,宗法宋元,自出机杼,年轻时既已在画坛显露出惊人才华,深得黄宾虹、齐白石、张大千、胡适等名家硕儒的看重。


四老创作内容与风格各有千秋。晏少翔以工笔重彩为主,其古典仕女画在院派的严谨中不失活脱与传神,造型设色,风华绝尘,宗法前贤,又融进自己的灵性,生动,工而不板。晏老画的仕女头发,是染的,不是描的,显得特别膨松,特别活脱;钟质夫最擅没骨花鸟,一花一翅中都能体察出生动的物理、物情与物态,既冲澹幽隽,又雅秀超逸;季观之山水创作集众家所长,既蕴北宗劲健与绵密,又得南宗明快与苍润,还有元人挺拔与华滋,以写生笔法描绘辽海山川,形成自家风貌,获誉“季家山水”;郭西河则精于小写意花鸟,充分吸收齐白石、王雪涛技法特点,笔墨华滋,神采灵动,匠心独运,自成一家。这次展出郭老的一幅松鼠图,十几平尺的大画,人们看了纷纷赞叹。兼工带写——工,松鼠画得工细,栩栩如生;写,那种几笔带过的简约,一看就是大家手笔。


晏国辉介绍说,“四老”与荣宝斋有很深渊源,早在四位老先生来沈阳前,就与荣宝斋有过合作。荣宝斋出版社出版“四老”作品集多部。老先生们就是靠画来说话,基础很厚,是逐步积累起来的。


四老其泽


初国卿说,随着2014年晏少翔先生的逝世,“四老”的百年时代隐入历史,但他们的艺术精神与影响却在不断发扬光大,风华不减。


“四老”成其为“四老”,除了他们绘画的功力、绘画的艺术成就之外,他们作为一个群体,作为一个流派,很重要。就像竹林七贤、初唐四杰,均是作为群体,成就和影响超越个体。包括沈阳的九畹,如果不是一个流派、一个群体,个体可能达不到相应的影响和地位。辽宁的书画家,应该互相交流、用群体效应去放大,去产生影响。


四老的影响,一方面是绘画成就,一方面是艺术教育。“四老”还把京津画派的艺术理念以及个人的创作美学播洒在辽海大地上,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美术人才,为中国传统绘画的艺术传承作出了巨大贡献。


艺术家、荣宝斋常务副总经理范存刚先生5月3日在“风起辽海”展序中说:四位老人皆与世纪同行。他们的绘画传承有自,发扬里也更见新意与发明。他们的艺术思想早已在辽海大地上生根发芽,并通过他们的作品和学生而渐至发扬光大。本次风起辽海活动,也正是荣宝斋文化深耕战略的初衷所在。承先贤之遗范,发潜德之幽光。


5月28日下午,画家、荣宝斋沈阳分店总经理刘鹏先生对记者说:我们将进一步落实总部领导推行文化深耕,学术与市场相结合的发展战略,陆续以荣宝斋的视野和角度推出一些二十世纪辽沈地区在传统文化领域有一定影响,如今渐渐被埋没的艺术家,我们就是要把辽沈地区的这些有真才实学却被遗忘的书画家利用荣宝斋的平台再次推出来。“风起辽海”系列,包含的范围不仅仅是辽宁地区,乃至东北三省都在内。我们要充分发挥荣宝斋百年老店金字招牌的品牌价值与影响力来唤醒人们对先贤的记忆与敬畏。


辽宁省文联副主席胡崇炜先生5月25日说,鲁美四老在辽宁乃至全国绘画界享有盛誉,他们精深的艺术思想、精湛的艺术造诣感召和影响了辽海画风。


鲁美中国画学院院长赵宝平先生5月30日下午与记者交流时表示,四位先生对鲁美早期创建中国画系作出了卓越贡献,奠定了传统教学基础,培养了大批艺术人才。感念先生令人景仰的风骨与气格。


“四老”走过了属于他们的那个百年。回望前尘,我们深知即便没有“鲁美四老”这样一个标签式的头衔,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名字都值得让世人仰望。在当代国画领域,他们是传承者、传播者和开拓者,“风起辽海”,他们又是扬帆者。初国卿说。


鲁迅美术学院友情链接
备案序号:辽ICP备05014341号 Copyright By Lumei.edu.cn.2016 All Rights Reserved